寿山石历代诗文之分类梳理
来源:寿山石文化网时间:2011-08-12

        福建原先是“人迹不至,舟车不通”的“蛮地",泛称“闽中”,到了晋代也仅有8600户人家,其闽越族土著文化尚处于初始阶段。‘‘晋永嘉末,中原丧乱,士大夫多携家入闽”…中原人士迁闽,带来了先进的文化,寿山石的采集和雕刻由是开始,南朝墓葬出土的老岭石卧猪圆雕已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直至南宋淳熙九年(1 1 82年)梁克家的《三山志》成书,始有关于寿山石相关资料的文字记载。书q-对寿山石产地、著名石坑、大小、颜色等有简略记载。之前虽不见文字记录,但可以想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寿山石的开采、辨识、欣赏已广为人知。

  此后记载寿山石的诗文渐多,到清代趋于全面系统。今人方宗珪、陈石等先生在收集寿山石诗文方面做了十分有益的工作。本文试图就历代寿山石诗文所释放出来的信息,作一全方位的梳理,以期对灿烂的寿山石文化有更深远的了解,并对今天的寿山石事业的拓展有借鉴作用。

  鉴于电脑字库的限制,一些重要的词句亦割舍不引,特此说明。

     一、寿山的区位环境

  (一)产地。《三山志》最早记下寿山石的产地在怀安州同乐乡的施化里、兴城里之间,并志明同乐乡在县北二十公里。怀安州系由闽县析出,后改县。怀安县设立于太平天国六年(98 1年),或日次年,后并入侯官县。该志提到寿山并其中重要的五花石坑(今无存)。《三山志》是福建现存最早的一部地方志,作者是南宋绍兴状元,官至右丞相,曾知福州,可见其权威性。

  理宗时,朱熹弟子祝穆著《方舆胜览》,记录福州重要土产五件,中有寿山石,并注“出怀安县稷下里"。地点更加明确。

  明代弘治二年(1 489年),福建第一部省志《八闽通志》成书。首先出现寿山石“小三山”概念,指出“寿山在四都,与芙蓉、九峰二山相对峙"。主要编纂者陈道修并任翰林院编修,系一时名人。五百余年后万历进士、长乐著作家谢肇涮,在《游寿山九峰芙蓉诸山记》中说,“郡北莲花峰后万山林立,而寿山芙蓉、九峰鼎足虎踞,盖亦称三山云。”进一步奠定了小三山的声名。

  明初怀安县并入侯官。侯官名士王应山著《闽都记》33卷,载明寿山与芙蓉、九峰对峙,离府城四十公里。万历进士晋江何乔远《闽书》误记“寿山,山有九峰”,盖将寿山、九峰混为一山。明末著作家、书画家、闽县名士徐火勃榕荫新检》记,‘‘侯官县寿山,离城七十里,与芙蓉、九峰相峙。”

  到了清代,诸生高兆于康熙七年(1 668年)撰《观石录》,指明“出(府城)北门六十里,芙蓉峰下有山(寿山)焉。” 其友人著作家浙江萧山毛奇龄,于康熙二十六年(1 687年)客寓福州,作《后观石录》,称“寿山在福建福州城北六十里"。两人都没有详细写出寿山石分布情况,基本上是人云亦云地可抄写旧志书的记载。

  乾隆十九年(1 7 5 4年)刊出的《福州府志》(鲁煜等纂),载‘‘寿山距九峰十里”。

  乾隆三十三年(1 768年)《福建通志》出书,主纂谢道承,康熙朝进士,系一代名士。该书与旧志一样提到“寿山与芙蓉、九峰对峙。”乾隆朝侯官文人郑杰著《闽中录》,引卞二济《寿山石记》云“寿山在重峦复涧中,距福州府治六十余里,有坑名‘五花’。"  清乾嘉福州文士林枫《榕城考古略》称,“寿山距郡北八十里”,“去(寿)山五里,又有五花石坑”。(旧志咸谓距离1 0数里)

   清以前古文记载寿山石产地极略,而且常与九峰、芙蓉并提,易使人误解,以为三山均产寿山石;且所记与府城距离互有参差,不够精确;虽有提及田坑、水坑、山坑,均不说明具体分布地点,仅止作品种说明而已。

  (二)环境。古诗文对寿山石产地每每并提寿山、芙蓉、九峰,对其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颇为称道,盖寓地灵必蕴物秀之意。

  最早可从谢肇涮《寿山寺》中,读到颂扬小三山的“门外三峰尚俨然,’句。清康熙永福(永泰)举人、著名文士黄任在《寿山石》诗中写道,“寿山距城七十里,夙产美玉称神皋”。这些都还只是触及寿山环境而已。清翁喆的《寿山石歌》就具体写山之美,“揽胜朝出城北门,寿山耸秀遥相望。’’张伯谟则抽象指出寿山之灵,“城北堪严灵气通,地脉团结开鸿濛。”林直则将寿山一带的气势、灵秀、蕴蓄、奇异作一详细描述,‘‘寿山何崭崭,千仞起蚱屿。高与芙蓉峰,并峙城北郭。”用字古奥,不多引述。郑洛英以寿山出风凰来褒美寿山的灵异,‘‘寿山五色鸟,人云是凤凰。一见遂飞去,天云高茫茫。"另有一些诗人,将山的秀丽与美好品质结合起来写,显得情景并茂,感人至深。杨庆琛《寿山》诗称,‘‘浓青分峙九峰间,近挹芙蓉削翠鬟。厚得合推仁者寿,流形争仰艮为山。”’魏杰《游寿山》称,“巍然卓立与天齐,谁把山名寿字题。更有芙蓉三十六,枝枝封峙九峰西。”又在《经寿山游灵洞岩》写道,‘‘青山不老名为寿,古洞无双唤作灵。”‘‘前同更有芙蓉胜,深入云中望渺冥。”

  专门描述寿山胜景的文章尚未见到,但有关文句却不乏见。著名的《观石录》,就写道,寿山“连亘秀拔,溪环其足。”

  古诗文都特别注意到寿山的寺庙,盖寓僧所占多名山之意。最初的《三山志》,就载寿山广应寺,并在“僧寺”目中大写寿山石的秀美。南宋进士朱熹女婿黄斡、明谢谢肇涮、徐火勃、陈鸣鹤等都既写寿山又写其寺。清朱葵之将寺之幽与山之秀、地之蕴结合在一起写,使寿山环境全面得到体现。朱诗头四句云,“无诸城北山寺幽,芙蓉秀削传炎洲。地脉凑聚山气结,其间产石如产璆。"多么优美不凡。

     这样的地脉环境,这样的人文涵养,生出这样“光芒脂润泽,文理花斑驳”的寿山石,(清杨仲愈“寿山石"诗句)实不足为怪。

     二、寿山石的品质与分类

     (一)品质。古诗文明白指出寿山石属“珉类”。如《三山志》卷三十八即云,“盖珉类也。”什么叫“珉"?珉是像玉的美石,最早记载见于荀子《法行》。

     1、寿山石的颜色五彩斑斓。《三山志》记道,寿山石有“红者、绀者、紫者、髹者,惟艾绿者难得。"《八闽通志》卷四增“缃者”一色,《榕荫新检》又云有“纯白者”。清方以智《物理小识》说寿山石“具五色”,即有各种各样的颜色。《观石录》更详细描绘色彩光艳的神态,有“清秋云日俱净,空山天色者";有“如郊原春色,桃李芴茏”者;有“如出青之兰,蔚蔚有光”一者;有“黄如蒸栗,伏顶有丹沙,茜然沁骨"者……《后观石录》指出实物有“羊脂”、“鸽眼砂"、“蔚兰天”、“瓜瓤红”、“虾背青"、“肉脂"、“炼蜜丹枣”、“桃花水”等等。诗词中记述颜色也十分形象动人。最早见于宋黄斡的《寿山》,说是“石为文多”。清朱彝尊则在《寿山石歌》中说,“剖之斑磷具五色”。清查慎行在《寿山田石砚屏歌》中云,“银河中倾滟潋水,灌顶倒擢崔嵬峰。寒光通秀月两面,高势喷涌云千重。长檠夜烧烛焰红,表里映澈疑中空。"一系列比喻,将寿山石的文色描绘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  2、至于寿山石的大小,《三山志》说是“大者可一、二尺"。一直到清代,也多记载些盈寸小品。鉴于开采和工艺能力有限,价值取向与今不同,偶见‘‘累累大如斗’’(清杨溪《寿山石》)“重七八斤者”的记载,并有说‘‘大者凿鞍辔,小者为”鞞王必但没有尺寸说明。总之,似无皇皇巨制出现。

     3、质地。《三山志》称寿山石‘‘洁净如玉”,“柔而易攻”。这种说法一直沿袭到明代,只是《闽书》又称“莹润可研",《物理小识》又曰“光润可观”,都突出个‘‘润’’字。到《观石录》便更加具体了,称‘‘温纯深润”,‘‘美玉莫竞。贵则荆山之璞,蓝田之种;洁则梁园之雪,雁荡之云;温柔则飞燕之肤,玉环之体。"中肯指出其高贵、温柔、典雅的品性。寿山石虽然美艳,但也有瑕疵,《观石录》谓.“石有络,有水痕,有沙隔",但这些东西是可以处理好和避免的。

     (二)分类。在明代以前,人们对寿山石的认识尚肤浅,只是沿用《三山志》的说法,“惟艾绿者难得",换言之,惟有艾绿色的才算上乘,其余自然稍逊一筹。

     清初先有两分法出现。《观石录》称,“石有水坑、山坑。”水坑为好,因为‘‘悬索下凿,质润姿温”;山坑次之,因为“发之山蹊,姿暗然,质微坚,往往有沙隐肤里。”以《后观石录》的记载为标志,三分法一直沿用至今。其文称,“以田坑为第一,水坑次之,山坑又次之。”田坑‘‘石益鲜,价值益腾。”

  一直到乾隆年间《闽中录》成书,才出现对寿山石的极品田黄的描绘,‘‘通黄如烂柿者佳;更有淡黄一种,间有红筋,亦他石所无。” 到晚清同治年间,人们对寿山石的分类已更加详细精确了。郭柏苍称,‘‘寿山石以田石为第一,产于山田,无根而璞”,“有黄、白、红、黑四色。"今天我们知道,田石只出产于寿山溪两岸水田中,“山田"的说法太宽泛些;田黄石根据颜色分为1 1个品种,那时尚未掌握。“水坑产于涧曲坑窦,为第二品,如云,如藕、如栗、如枣,有内白而外斑者,有划然中断者,天然巧色。”“水坑中所取水冻,尤为妙品,不必晶莹,但求其白如凝脂者,黄如油蘸者为上品。"品质依次是鱼脑冻、天蓝冻、牛角冻。今天我们知道晶冻石的名贵品种还有水晶冻、黄冻、环冻、鳝草冻、坑头冻及掘性.坑头等。“产于山涧曰山坑,为第三品,半山、高山之类是也。”“半山多白色。"“高山质坚于半山,多红白相间”,“纯白而晶莹为高山晶”。各洞所产有肉红、荔枝红、瓜皮红、牛尾紫、猪色紫、艾绿、石绿。“奇艮(即旗降)亦山坑,质似昌化,多红、白二色"。“芙蓉似玉而纯粹",“有新旧之别,旧者胜,取于将军洞者为最。"尚有党洋绿(即墩洋绿)。今天我们知道山坑石类有高山石、高山晶、高山冻、荔枝洞、太极头、都成(旧称都丞)坑、鹿目格、善伯洞、艾叶绿、芙蓉石、花坑石等品种。

  三、寿山石的采集与雕刻   

  (一)、开采。拾取地面暴露在外的较次老岭石,是最初的行为已无疑义;何时开始用人力开采,则未有定论。笔者认为,既然前世纪五六十年代从1 6座六朝墓葬中都出现石猪陪葬品,其中1 965年出土的一个还刻有“元嘉二十二年乙酉"字样(“元嘉”为刘宋文帝年号,“二十二年乙酉”系44年)。这说明南朝时福州中原南迁人士,已普遍有死后以石猪陪葬的习俗。他们已发现寿山有异常之石,可用于雕刻物件。在永嘉南迁到陈祯明年间长达近300年时间内,福州境内的中原人士,不会只在山表拾取零星碎石,最终用铁具挖掘表土寻找更具表现力的寿山石,殆不成问题,这是古福州人追求艺术进步的自然进程。隋唐乃至北宋间的事文献无考。但既然淳熙9年(1 1 82年)成书的《三山志》已志明已有“五花石坑”出现,且至少已有5个单种颜色的寿山石,那就已有相当规模的挖洞采掘活动出现"。黄干《寿山》诗称,‘‘石为文多招斧凿",说明当时的人们是选择颜色鲜丽富于变化的寿山石,用铁器劈凿的。

  至于如何开采,一直到清初《观石录》出现才知道。“谢肇涮殁50年(按1 67 4年),吾友陈越山齊粮采石山中,得其种品,始大著。”陈越山,名目浴,字磐,闽县官家之子,算是地方名士。他采石的特点是驻山采掘。上述信息很重要,说明宋代只有一个较大的采石坑,这坑可以被一些人推得动的大石头填塞。而之后,类似于宋代规模的采掘活动没有了。恢复采掘迟至明末。《福州府志》称“明崇祯间,复行采掘”。高兆说,“去秋,(按1 667年)余江左归,’好事者家伐石于山者,凡三月矣。日数十夫,穴山穿涧,摧岸为谷"。当时高兆所见到的情况是,每天有几十个人在山上和溪涧中挖掘,将高处夷为平地。应当指出的是,在闽浙江诗人查慎行的《寿山石歌》,却道出同时期的另一种情况,即靖南王耿继茂、耿精忠父子镇守福州时,对寿山石进行破坏性的开采的史实。诗中写道,“强藩力取如输攻”,“日役万指佣千工”,“掘田田尽废,凿山山为空"。这事发生在康熙元年(1 662年)至十五年(1 67 6年)耿精忠投降之间。当然,诗歌未免用词夸张,但却事有所本。而高兆文中却只字未提耿氏役民开山取石的事,有些费解。看来陈越山率先带动清初开采一事值得商榷。

  其实康亲王杰夫率军入闽剿叛、受降,平定耿乱后,对寿山石的掠夺比之耿氏有过之而无不及。《后观石录》略有反映,“自康亲王恢闽以来,凡将军督抚,下至游宦兹士者,争相寻觅。"卞二济在《寿山石记》中说,“丁巳”后,也就是康熙十六年(1 677年),情况不一样了。‘‘大开山,日役民一、二百人,环山二十里”。大概就是康亲王一伙的役民开山情况,由于有所顾忌,只藏头露尾地点了一下而已。到同治七年(1 868年),郭柏苍在其《葭跗草堂集》中称,“不及二十年,各洞竭而良工死矣。”可见规模之大,劳动强度之剧。

  (三)雕刻。从上文已知,在南朝时期,南迁人士用容易收集到的寿山石雕刻小石猪,作为陪葬品。“福建在唐代最为安靖”,“大大地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。"唐天复初(90 1年),福州安泰桥“为罗城南关,人烟绣错,舟辑云排,两岸酒市歌楼,箫管从柳阴榕叶中出。"隋唐三百余年辉煌时期,福州人民对艺术品的追求,不可能停留在石猪之类之上,可惜由于黄巢焚城等原因,没有留下文字记载。王审知入闽“重视文化设施”,“发展生产"。“福州到宋代,成为繁华都会”,温益《咏福州》云,“潮回画辑三千只,春满红楼十万家。"这时人们对寿山石的认识和将其雕刻成艺术品,肯定有了前所未有的进步。

  《观石录》云,“宋时故有坑,官取造器,居民苦之,辇致巨石塞其坑,乃罢贡。”《后观石录》亦云,“宋时故有坑以采取病民,县官辇巨石塞之。”这“宋"是北宋还是南宋?看了朱彝尊《寿山石歌》,就不难知晓。诗云“南渡以后长封缄”,明白指出南宋以后才封石坑。北宋时期,官府逼寿山百姓供石,好得使工匠“造器"。从中我们知道官府已很重视寿山石雕刻品,并且到了扰民的地步。《三山志》称寿山石“柔而易攻",“攻”即加工雕刻之意。宋代工匠根.据不同的颜色,将大小寿山石雕刻成品。此时已有石俑的出现,但这是出土寿山石文物,兹不多述。王一帆《浅谈寿山石(雕)历史文化及内涵》称,“宋时福州已大量开采寿山石用于雕刻,精美者作为贡品发运汴梁,成为宫廷玩物,大件者为达官贵人陈列于几案欣赏,小件者则为文人雅士手中的玩赏品。"这一段重要的文字,可惜因手头资料有限,无法查对出处。

  到了明末,《闽都记》明白指出寿山石“可为印章"。谢肇涮《寿山石》诗说“山空琢尽花纹石”,引用了文学夸张手法,但说明此时开采雕刻美丽的寿山石事业已更胜于前朝。清初除了雕石作印钮外,‘‘大者凿鞍辔,小者为鞞王必"(《寿山石记》),按《后观石录》说法,‘‘镂刻追琢”以“嵌什器",并“摩符雕印,杂镂人兽瓶盂,以为供具"。而印钮则刻成狮、虎和传说中神兽的形态,有单兽、双兽和三兽不等。而印章则“捡选新手工操刀",刻以“古篆”(清黄任《寿山石》)。周凯的《厦门志》指出,雍正十三年(1 73 5年)应税的寿山石器中有图书石(各类印章)、石砚、粧台、人物、坐兽、十景、石龟。田黄刻制品最为上乘,清翁喆《寿山石歌》称“正色终须让田黄”,‘‘柔而易攻肌理细,人物山水贞含章"。清郑洛英《寿山田黄》描绘道,‘‘工者麦芒削,缕剔诸钮章”;“得篆石愈贵,配俪如雁行”。特别应当提到康熙时的一个著名的寿山石雕刻家,是福建漳浦杨璿,字玉旋。此人客居福州,据康熙《漳浦县志》云,“善雕寿山石,凡人物、禽兽、器皿俱极精巧,当事者争延致之。"周亮工《闽小记》称其“运刀之特,如鬼工”。朱彝尊《寿山石歌》称“是时杨老善雕琢"。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伏狮罗汉田黄雕品即其作品。

  还要提及的是,晚清寿山石的雕刻,由简练的技法发展为精细的薄意、浮雕、高浮雕、镂空雕、透雕和圆雕;品种也由殉葬品、佛教用品、印钮,发展到人物、山水、鸟兽、花卉、瓜果、器皿等多种类雕刻品以供把玩、观赏、使用。

 

世界珠宝资源 | P
饰品金价 周大福 442 元/克(不包含工费)
金条金价 周大福 426 元/克(无工费)
饰品金价 周生生 442 元/克
金条金价 周生生 428 元/克
铂金价格 周生生 516 元/克
千足金 上海亚一金店 430 元/克
PT950 上海亚一金店 421 元/克
千足金条 上海亚一金店 380 元/克
万足金条 高赛尔金条 10884.7 元/盎司 349.95 元/克(销售价格)
万足金条 高赛尔金条 10495.9 元/盎司 337.45 元/克(回购价格)
饰品金价 金至尊 442 元/克
金条金价 金至尊 426 元/克
饰品金价 六福珠宝 442 元/克
金条金价 六福珠宝 426 元/克
铂金价格 六福珠宝 548 元/克
千足金 老凤祥 430 元/克
足金 老凤祥 429.5 元/克
PT950铂金 老凤祥 421 元/克
重达134斤的巨型翡翠毛料
手镯
上品玉手镯
满色珠链
满色大蛋面玉坠